< >
麻豆域名:
偶遇[全本完结]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



偶遇


[全本完结]
字数:1.0万

  前言:做久了主任的位置,出去回来都有人接送的,而今恰逢国庆中秋两节
逼近,家里父母都已经年迈,也很久没回老家去看看了,于是决定休假回家了,
要说人的幸运就在一刹那间,听我慢慢的道来。

  每天日复一日的工作让人开始想放松,除了手术就是会诊,还有那理还乱的
儿女情事,有时真想躲藏一段时间了。双节如期将至,我也将科室里的工作做了
进一步调整,安排了两个副主任督促负责急诊,全体不值班的医生给他们放假7
天,自己也怀着一颗孝子之心回老家去看望双亲。走前征询老婆大人的意见,哪
知她一张脸象个木瓜般的挂了下来,哎,而今啊,自己的老娘不是老娘了,可怜
那时候抱孙子把尿端盆的给带大了,老婆也就再没什么好脸色给看了。索性也就
不告诉她了,也懒得麻烦别人为自己驾车了,想起以前读书时不都是自己一个人
去学校的吗?那时候的感觉再度闪烁在脑海,干脆一个人揣一个小旅游包苍凉北
上。

  下午五点我准备妥当,来到市里的长途车站。车站里人来人往,我找到去X
县的车,呵呵,人还真多,是个大卧铺车,上面装备豪华,两侧是简易的钢架床,
躺下可以把脚都伸直的那种,薄薄的太空被可以夜间御寒,中间的过道已经摆满
了行李。

  「同志,是去X县城吗?」我登上客车问司机。

  「嗯,是直达的,马上要发车了,你几个人啊?」司机是个憨厚的小伙子。

  「还有位子吗?我一个人,几点能到啊?」我看了看他,眼睛就开始在车厢
里游阅了,女客很少,基本上都是男客,一股臭臭的味道扑鼻而来。

  「后面还有两个空的,明天早上可以到,估计在5点左右,票130,买票
就开车了。」走道里一个瘦弱的小伙子走了过来。

  明天早上5点,还左右?我心里轻轻的骂了声娘,很久没回老家了,以前5
点老家的街面上是没有车转的,我开始后悔没带车了,但心一横,算了,也尝试
下独自乘车的乐趣吧。便买了票,走向后面的铺。在最末尾的两层床还空着上层,
下层是一对老年夫妇,已经闭目不问眼前事了,而在过道的那边是没有床的,堆
积着一些板材,这样我的床铺就在最末了了,谁也不会和自己换床铺的,看看两
个老人就知道。爬上去感觉还坚实,下层没有多大的晃动。

  整理好里面的窄窄的床铺准备过去点,一看,我日,靠近窗户的地方凸的老
高还有个小扶手,车子要开起来肯定要往外面掉的,何况路上肯定颠簸,里面的
位子只有十几公分,我一个屁股瓣子都放不下,只好睡外面的床了。躺下后把耳
朵塞上MP3就不理里外的吵闹了。

  车子开了,一路走走停停或许是要搭车的人多吧,上了又下,长途的车没有
位置是没有人愿意站着的,我也在颠簸中昏昏欲睡。

  「同志……同志」我感觉车停了,耳边有人在叫我。

  「嗯」我睁开眼睛,天似乎黑了很多,自己的床边站着那个瘦弱的小伙,旁
边还站着个女孩子。

  我揉了揉眼睛,再看那女孩,只觉有股清香扑鼻而来,盖过了车厢里的所有
怪味,一头的长发,圆圆的脸蛋仿佛可以弹出水来,细长的颈脖上挂着一串亮亮
的项链,下面是高高的胸抵在我的眼前,随着呼吸在上下挪动着,或许是车停了
跑过来的吧。

  「同志,能不能让个位,让她也有个位子」瘦弱小伙说。

  我本寂寞,一路若有此女陪伴也很惊心啊,我忙稍微坐了一点起来,你知道
这卧铺车顶离我的头只有几公分的,坐高了就碰头了。

  「那你坐里面吧」我对女孩说。女孩把包放在里面的铺上,爬了上来。我看
见瘦弱小伙走向前面,看见女孩慢慢爬了上来,我的眼睛没有离开女孩的胸,那
是在微薄的衣服下面跳动的精灵,女孩的胸衣开口很低,我看见什么了啊,那是
一对白嫩嫩的大馍,被红色的罩杯束缚着……

  女孩停了下来,看着我这样直勾勾的眼神脸乎地红了。

  「大哥,麻烦你能让一让」她看着我说。

  哎,该死啊,她怎么上得上来啊,我的脚挡住了她,我忙一起身,「砰」的
一声,我头碰得直冒金花,我也顾不上了,把脚往她上来的侧边一移,脚碰在了
她的胸前,那种柔软如棉的感觉立即滑过我的大脑直接挑逗我的下体,脚啊,你
干嘛要穿上袜子啊,心里那个恨啊,女孩红着脸爬向里面,经过我时那对大胸又
在我的臀侧挤了下,这是无意的是必经之地,因为地方太小了。

  车子突然启动了,可能是司机看见女孩爬上了铺就开车了。女孩还没有坐稳
莫地被车一启动顺着惯性猛地压在我身上,头发抵在我的脸上,嘴里还扑着热气,
那两个奶子抵在我的手腕上,我被这景象给弄晕了,这是什么感觉啊,一股暖流
直逼下体,直接起了反应。

  「对不起啊……我……」女孩很艰难的爬了起来,在车的奔跑中和我似乎无
意的怀抱里撑起身体挪了过去。

  「我……」我一时语塞,根本没反应过来嘛。

  等我回过神来,女孩已经在里面躺下来了,一侧身体紧紧的贴着我,我看见
她忽闪着长长的睫毛,脸红如花。那饱满的胸在起伏不停,大腿夹得紧紧的。女
孩穿着很时髦,上身是宽松的丝质T恤衫领口开得很低,下身是白色的长裤,可
以看见里面红色的内裤迹痕。

  「哦,不好意思,我也是……」我再也没有说下去了,这种事情解释多了无
趣。

  接下来就是寂静,只听见车鸣和轮的转动声,天慢慢的黑了下来,我的视线
也开始模糊在她凸凹的身体上,鼻边是她那好闻的香水味,似乎很熟悉的味道,
象谁的呢,我的脑海里在放着电影般的搜索,对了,象妍儿的。想到妍儿我禁不
住激动起来,那是个勾人的女人,一幕幕的激情影像重复在脑海里。我开始烦躁,
一股欲望扑地而来,身体也在旁边女孩的不经意磨擦中慢慢起了反应。

  我故作关心的和她找开话来。

  「你去哪里啊?」我问她「我回X县,十一放假」她也开始看着我,或许我
的模样还过得去吧。

  「哦,你是学生?学校放假?」

  「嗯,我读G市的科技大学,现在大三」

  「那不就在市医院旁边的那大学吗?」我遇见个学生妹妹。

  「你知道这学校」她被车子又挤到我的身体上,她挪了挪,无效,「这车子
好讨厌」

  「你也不用挪了,里面有个凸状物,只有这样了,只要你别把我挤掉下去就
行了」我开始有股冲动,色心又开始做崇了。

  「那不好意思了,挤着你了」她停止了往回挪动身体的举动。

  「你就住X县城吗?」我欲探她的家庭地址。

  「不是的,我还得转车,我家在H镇,只有明天中午12点才有一部直达车」
她家的镇我去过,那是个很小的乡镇。「可这车明天早上5点就到了啊,还有7
个小时才有车回家,我不知道怎么办了」

  「那你以前怎么回家的啊?没这样回去过吗?」我心里在盘算着了。

  「我以前都是早上走的,没这么走过,妈妈非要我回家过节,不然我都准备
到寒假回家了」她的身体在车的颠簸中贴的我更紧了,「你也回X县吗?」

  「是的啊,我也要转车,我家在C镇,好久没回家了,正好我俩同路」我的
手肘部抵在了她右边的胸上,软软的感觉刺激着我的大脑,小弟在薄薄的太空被
下开始跳动了。

  「那好啊,C镇和H镇是一条线路啊,我在你后面的镇上啊」她似乎没有感
觉到我那象不经意的揭油动作,很高兴的把脸对着我,我哪能受得了啊,热气混
杂着清香,让我开始迷离。

  「那明天早上我带你找个歇脚的地方。」我试探着说。

  「哪儿有歇脚的地方啊?除非……除非……旅社」她的鼻息越发沉重在我耳
边,我仿佛是听到她的娇喘,她在挑逗我吗?还是我这色狼已经乱了阵脚?

  「难道歇旅社不比在外面晾着好吗?」我已经大力用我的肘顶她的胸了,同
时身体侧了过去把右手压在她手上。

  「嗯……是比在外面好……别……别这样……人家会看见的……」她突然放
低30分贝的音量在我耳边轻轻说着。

  「你跟着我就行」我看我的行动成功了,也就开始大胆起来,我转过身来,
猛的把自己的左手放在她的脖子下面,她的头就枕着我的手臂了,如果她不拒绝
我就可以开始色狼行动啦,心情好紧张起来,心跳的连自己都觉得是在打鼓。

  「别……别……他们会看见的」她只是象征性的把头摆了摆,就紧贴着我的
肩膀不动了,声如蚊吟。

  我闻着她的发香,在如鼓的心跳声中把右手放在了她起伏的胸上,隔着薄薄
的褂子抚摸着那柔软如棉的奶子。

  「不要……不要啊……别人看见会笑话我的……」她的脸热的烫着我的肩膀,
那柔软的左手死死的拽着我的右手,想把它拿开,声音小的我都不能听到。

  「别动……我就喜欢你这样子……你再动别人真的看见了……」我在她耳边
轻轻的威胁着。手开始钻进了她的已经被我解开纽扣的衣服里面,一股温热的感
觉包围着我的手掌,透过窗外的路灯我看见自己的手也在起伏着。

  「你别啊……人家看得见啊……」她在我身体旁边如蛇般的扭动起来,「我
……受不了……哦」

  我再也忍不住了,把手伸进她那布质的奶罩里直接捏挤着那对大奶子,我把
她的头拉近我的嘴边吻着她的发慢慢的移向她那热气奔腾的嘴巴,「嗯……嗯…
…」我吻住她的嘴,她紧紧的闭着唇,我的手在她那奶子上流窜,她的唇张开了,
伸出了舌在我嘴里寻找……车轮声淹没了,我的耳边只有她的轻吟和唾沫的「咋
咋」声,「啊……」伴随着她的喘息我的唇一路向下而来,滑过凉凉的项链直接
吻在了她的奶子上借着微弱一闪而过的灯光,我的眼前只有白茫茫的一片,她的
乳头在我的舌下慢慢的变硬,我的双手也在我的嘴下开始肆虐,乳沟一会儿很深
一会儿又消失在它的抖动中……

  「啊……」她猛地在我耳边一声惊叫,身体绷得笔直,双腿紧紧夹住那薄薄
的太空被,一阵抖动接随而来,在一晃而过的路灯灯光下我看见的只是那抖动着
的向上翘着的奶子。

  我从她身上抬离自己的头,酸酸的颈项仿佛不是自己的,看看四周是漆黑一
片,只有床的晃动声,这中感觉刺激着我,下体把裤子顶的老高,硬得好痛。

  我再度卧近她的身体,我的手开始在她的裤档里摸行,我感觉到她毛发在我
的手下发出「丝丝」声。

  她开始把腿微微张开,头靠在我的后背上,大口的喘着气。

  「别刺激我了……嗯……」,她的头在我后背上摆动着,象是在拒绝又象在
点头。

  我解开她的裤带,拉开她裤上的拉链,我的手被内裤浸润,指间是那潮湿的
暖流,捏在指间的是那乱成一片的毛发,手继续着它的行程,钻进内裤,一片湿
粘粘的毛贴着我的手掌,我抠着她的毛下的一颗豆豆,水在手下涌出。

  「啊……好……哥……我……不要了啊……啊……」她随着我的指动身体再
度颤抖着,双手紧紧的抱着我的腰。她的腿再度把我的夹得生疼,就这样我手指
感觉着她的湿度,不再有动作。

  我在她慢慢松弛下来后直接脱掉了她的长裤扒掉了那已经可以挤出水来的内
裤,解开自己的裤带,拉下被顶得老高的内裤把她的手拉近我的已经很疼很涨的
鸡巴,她捉了一下马上放开了,我再度将它塞在她的手心,自己把手覆盖着她的
手。她的手颤抖着捏着我的鸡鸡没有再松开。

  「这么粗……好硬啊……」她轻轻的说着,我带着她的手上下抚动着,鸡鸡
在她手中跳跃着,我把她的腰拉向我,将她身体侧了过来。

  「不要……不……」她扭动着她的腰,几次屁股都摆脱了我的下体。

  我猛地把她拉近我,把她的腿抬高,身体向前一倾,龟头在滑滑的腔缝里一
挺而入。一种久违的温暖包饶着我的鸡鸡,完完全全的紧夹着我。

  「啊……不……」她被我的举动刺激着也开始回应着反抗。

  我两手抓住她的髋部,不让我们分离,开始耸动起来。

  黑暗中我忘记了一切,脑海中只有加油加油的念头,终于在她的体腔一阵阵
的紧夹之后射了出来……

  我们彼此在耳边喘息着,她紧紧的掐着我的皮肤,这一种疼痛与快感让我俩
迷离……

  好久好久,我们嘻嘻唆唆的穿上衣服,在黑暗中紧紧拥抱着没有再说一句话。

  后言:我第一次乘车经历,请不要对号入座,如有伤害女读者敬请原谅!

                偶遇

  X县面积不大,车站坐落在县北的公路桥下,原本寂静的地段现在在黎明的
曙光中开始人潮涌动,卖早点的、卖菜的开始张罗着生意,因为车站的坐落旅馆
业开始腾达,这儿招牌「爱心旅馆」,那儿是「利民旅社」……灯光闪烁着迷离
的光环。

  「到X县城了啊,醒醒下车了」车在早晨4点50到达了目的地,司机打开
车厢顶灯吆喝起来。

  顿时哈欠声,穿鞋声,床的摇晃声此起彼伏,醒来的人们似乎早已麻木了车
厢里的异味,有的开始咳嗽、开始抽烟、吐痰,继而一个个走出了车子,呼吸着
新鲜的空气。

  「日,昨晚谁在车里搞那事儿啊,啊啊……哦哦……的,害得老子老是睡不
着,怎么在车里日B啊……奶奶的」一个大汉走在车门口开始骂骂咧咧起来。

  「是谁啊?怎么你不会一晚没睡着吧,开始想娘们了啊?去找个啊……哈哈
……」一个同伴也附和着调笑他起来…………

  我早就醒来了,被怀里的小妹妹搂得紧紧的,心里有几种感叹,一是没有想
到在这偶然的乘车中随意搞了个妹,二是感叹自己宝刀未老啊,是我的淫色还是
女人的骚情,不敢相信;三是又开始后怕起来,有这么青纯的女孩吗?随着我的
诱惑就就犯在我的色爪之下?难道是所谓的「仙人跳」?,不会啊,日都给日了,
还会……我已经没有激情的冲动了,只想趁早离开,可妹妹在怀里一动不动,柔
软的身体伏在我身上不住的随着车的颠簸给我一次比一次更直接的刺激,我的身
体还在不断的变化着,可脑海一片空白了,只有任香满怀了。

  「起来了」我拍拍她的背,车站到了,总不能和她一直呆在这儿吧,再说别
人看见了真得说更多的闲话了。

  我眼睛一直看着往车下走去的旅客希望没有看见熟悉我的人,昨晚由于天黑
忘记了一切,而现在不能这样了,我的丑事假如被熟悉的人看见那还怎么在G市
混啊,尤其是现在还怀抱着这颗美艳的少女,是一颗炸弹啊,额头的汗不自觉的
流出来,我开始燥热起来。

  下铺的两个老人颤畏畏的站了起来,男老人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我,似乎
在说「我也一夜没有睡啊」,接着慢慢的走了下去,我心一阵狂跳,脸热得开始
发涨。

  「啊……到了啊……」怀里的人儿终于醒来了,左看看右看看,再望了一下
我俩的被子一抹红色再度浮现在她那娇媚的脸上,她顿时把身子向里面一缩,似
乎想远远的离开我。

  「滚……滚……色狼……呜呜……」她连骂了几个滚后开始哭泣起来,声音
低低的。

  完了完了……我的脑海此时一片空白,她要是这样哭起来不下车我怎么能脱
身啊,我如何能……后果这样那样的一个个浮现在脑海。开除、坐牢……我面色
苍白大汗满面。

  我在这短短的几秒脑海翻腾可以说没有任何手术可以让我这么折腾过,司机
还在催促,「后面的两个你们还不下车啊,到了到了啊……」我已经听不到任何
声音头脑中只有一阵轰鸣。不行,我得稳住她,不然我就没有一切啦,要是传到
110那必然要完结我的事业、家庭……将被人耻笑一生啊。

  「哦,司机师傅,我朋友心理不舒服啊,你等一下啊」我忙给司机招呼。

  「你就别哭了啊,你看我俩找个地方谈谈啊。」我捉住她的手轻轻的说。

  「呜……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人家坐车子被你……」她甩开我的手哭着,
她的话语虽低但在我耳边是一颗炸雷,我忙打断她的话,要是给司机听见,11
0也就来了啊。「你还说,不是你先开始的啊……」

  「你……你……我……我以为你只是摸摸我……」她停止了哭泣,目光迷离
的看着我,「哪知道你……你进去了啊……你是我什么人啊……」

  「好了……好了……哪叫你那么迷人啊……我们下车好好谈谈吧,我们还是
有缘分的啊。」我这时候已经把握在心了,搞定她已经没有问题了,她既然让我
摸摸就是让我日的,我开始不理她假装收拾东西。

  车门口那两个人的话传了过来,她忙把太空被盖住头,她的手狠狠的揪着我
的手臂皮肤,疼得我直咧嘴。

  「好了吧,揪也揪了,快下去吧,不然的话别人就知道是我俩干的啦」我先
跳了下来。

  「你叫我怎么下去啊,他们还在看着呢?」她从太空被里伸出头看着车门口,
「他们还没有走呢。」

  转危为安,我心情舒展了些,「别理他们,你跟着我,快点啊」我拽了她一
下。

  她没有再说话坐直了,用手把头发捋了捋,把胸前的罩杯挪了挪,系好裤带,
下了铺,我忙牵着她的手,似逃般的离开了车子,门口的那两个男人直勾勾的看
着我俩。

  「哥们,好象就是这娘们。昨晚啊……啊的叫呢」在我俩的身后还传来他们
的恨恨声。

  我已经不敢回头了,紧紧的拉着她大步的走出了车站。

  外面的空气好新鲜,天上已经有少许白色,天快亮了。

  我还是拽着她沿着垃圾满地的街面飞快的走着,想远远的离开车站,地面上
只传来高跟鞋的撞击声。

  「好了……你象逃跑一样……我累了……」走过几段公交车站,她猛的甩开
我的手,停了下来,恨恨的看着我,又蹲了下来,再度开始轻哭起来。

  「别哭了」我猛的一吼,「你就不怕被别人看笑话吗?」引来路过的行人投
来疑惑的眼光,「你看看别人都看着你呢」我除了动粗之外没有别的办法了,这
是好色的结果啊,心理直骂自己。

  「你……你……你叫我在哪儿哭啊,我心理难受……车子还要到十二点才来
呢」她被我的发怒吓着了,开始语无伦次了。

  哈哈,这个单纯的妹妹。

  「走,我带你歇旅社去,你想怎么哭都行」我看看四周,有个「清丰旅馆」
就在眼前。

  「哪儿有啊……再说我没带身份证啊」她也抬眼看了看那旅社。

  我拉着她走了过去,旅社的门微掩着,是个小的可怜的门面。

  「老板,老板」我叫了几声,出来了个揉着眼睛的老妇,开始谈价钱,日,
明明宰人嘛,要80到十二点,不过是个单间,里面有电视,被面干干净净的。

  「放心吧老板,绝对安全,你们两位可以睡觉了」老妇临走时还对我们说了
这么句话,我抬眼看着妹妹,又是一脸的红色。

  关门,开了电视机,我往床上一躺,不再理她。

  她似个害羞的新娘慢慢的走近床沿坐在我的旁边,我没有搭理她,心理在想
着如何摆平她,给她钱?给她什么呢才能让她不在纠缠?

  「你好坏……在车上就……」她突然出口声音如蚊,却让我大跌眼镜。

  我一下来了兴趣,满翻身坐起来。

  「哪叫你那么迷人啊?我不坏怎么能和你好一场啊!!!」我语气很重。

  「怎么不哭了啊,搞得我好烦刚才。」我试探她。

  「谁叫你那么可恶啊……在车上就……」她低头勾勾的看着我,「人家没注
意就被你摸了……」

  我再度注视着她,美!散落的头发披在肩膀上,脸蛋圆圆皮肤白净红云密布,
仿佛是一只红萍果,细长的颈脖那耀眼的项链在日光灯下跳动着银色,T恤下是
那起伏的胸曾在我的掌下晃动过,白色的裤子已经皱巴巴的裹在两条腿上,腿叉
是一片印迹。身高有160吧,实在是个美女,我都不敢想象怎么就上她。

  「你要不是躺在我身边,我怎么能动你呢?」我开始狡辩般的逗她。

  「哪有你这么皮厚的啊,我躺你边上就诱惑你了啊?人家柳下惠怎么坐怀不
乱呢?你是色狼」她的泪水已经不见了,与我已经象夫妻般的调笑了。

  「柳下惠?他绝对是个性无能者,我就不是他那么窝囊。」我觉得这妹妹已
经摆平了,色心又起。

  「就你厉害?你象公狗……摸人家还……」她一脸娇羞。

  「还什么?还吃你搞你!」我故意用了「搞」字。

  「坏了,你……你……打死你」她举手做打人状,这与几分钟前的哭泣已经
天壤之别了,我岂能放过如此机会?我一把捉住了她的手,顺势往怀里一带,她
就坐在了我的腿上。

  「你……怎么能在车上……你老这样做吗?」她挣扎了几下就没有动了,乖
乖的贴着我。

  「我发誓是你那么诱人我才忍不住的,谁叫你给我看大奶子啊,还碰我!」
我把手放在她的手臂上,轻轻的抚摸着。

  「我……你……我给你看我的奶……不是,看我的胸?我还碰你……死人!
无赖!不要皮……是你先碰我的……」她又狠狠的揪着我的皮肤。

  「好疼啊,你怎么老揪我啊,这不是肉长的啊。」我故意把她往怀里一抱就
紧紧的箍住了她的身体,她那高高的波压在我的臂下,我体验着它的柔软。

  「你说你舒服不?」我又无赖的说着在她的耳边轻轻的吹着热气。

  「我……我……」她闭上了眼睛。

  「我开始害怕,你开始摸我后我就忍不住了……后来……后来……你怎么脱
了我的裤子啊,又怎么进去我的了呢?」她已经被我的手在她那高地上折腾的紧
一句慢一句了。

  「你叫什么?你喜欢我的吗?」我吻着她的耳垂。

  「我……叫欣怡……啊……我那时候高潮了就不知道了……啊……」她身体
开始软的象一团面条。

  我拉起她的T恤手从她的腋下伸进她那布质的奶罩,轻揉着挤压着,只看见
她的双波在T恤下滚动。她的娇喘又在我耳边响起来。

  「你怎么不喊或者拒绝我昨晚的动作啊?你是想我摸的对吗?」我继续着我
的吻,嘴已经滑向她的颈脖。

  「啊……我那时候怕啊……真的好怕……疼啊……你轻点捏我奶头啊……我
那时候被……你摸的……好激动……」她呻吟着。

  「后来……后来我就喜欢那种感觉了……怕被别人看见……听见……在车厢
里我第一次啊……」

  「你有男人吗?」我的嘴吻在了她的睫睑上。

  「有……男朋友……他不陪我回来……妈妈不同意我和他交……往」她的手
把我抱得很紧。

  「你们有过这事儿吗?」我已经解开了她的奶罩,双手在揉挤捏弄着她已经
硬起来的奶头,这是怎样的奶子啊,一手难以掌握,白的象馍,捏在手里是那么
的柔嫩,奶头小小的在红色乳晕的忖托下宛如两颗小花生米般的站立着。

  「啊……」她猛地挣脱我的怀抱,一把把T恤拉下,跑到了墙角,低垂着头,
头发披散在她的面前无法看清她的脸。

  我岂能放过她,也忙跳下床来顾不得穿鞋子,奔过去再度把她箍紧。我感觉
她在抽泣,身体抖动着。

  「欣怡怎么了啊?」我抱着她,一只手放在她的屁股上,把她向前顶贴着我
的身体,我的下体早已经象个棒子直撑着内裤。

  「呜……我是不是很贱?……呜……你在车上就可以犯我……我是不是很贱
啊?」

  「不是的,不是啊,你有自己的感觉……你有自己的需求啊……我也被你诱
惑着啊……」我急切的扳起她的头,再度把吻送在她的唇上。接下来就没有言语
了,只有咂嘴声和电视机里的音乐声。

  我们就这么站着,相互吻着,我的唇一路向下奔来,含住她的奶头吸唆着,
在她的「啊……啊……」声中我解开她的裤带,嘴沿着肚脐吻向她的花园而来,
她的裤子裤叉掉落在地上,我的鼻子闻到了那种混合的怪味,黑密密的阴毛挡住
了我的视线,我没有吻下去,手探进了她的毛丛,里面已经湿润一片,我挑动着
她那颗豆豆,她的身体开始变化,一会儿夹的很紧一会儿一点力气都没有一样,
最后在她那紧绷的大腿间流出一大片水来。

  「啊……啊……啊……」她在我耳边叫喊着,她的手仿佛在寻找着什么,在
我裤子上面滑来荡去,我挺起下身,她的手一把捏住我的鸡鸡开始个隔着裤子上
下套弄起来。

  我脱去上衣服,裸露出胸膛紧贴着她那起伏的奶子,解开裤带,让我的鸡鸡
释放出来任凭她手掌的压迫,我俩在不知不觉中全脱光了衣服,我的一只手还被
她紧夹在她的双腿间感受着春潮的流淌。

  「哥……哥……我不……要了……不……要了啊……」她软的伏在我身上,
大口的喘着气,声音象天堂里的音乐般动人心弦。

  「啊……啊……哥……别……搞了啊……要了我吧……我要你啊……哥……
要了我吧……」她仿佛在哭泣。我再也禁不住她的叫唤,把她的一条腿抬离地面,
举起鸡巴顺着她滑腻的草沟一挺而入。龟头被她的洞口夹得好痛,我感觉到她的
紧夹,温暖的港湾里是她小嘴的张合。

  「我日进去了啊……我俩又合为一体了……我要你……搞死你……」我顾不
得什么周围了,嘴里说着色话,抱着她把她顶在墙角一顿猛操。她整个身体都兜
在我的腰际,大奶贴着我的胸在揉压着抖动着。

  「哥……啊……你又……要了我了啊……我要你……啊……」她在我耳边大
口的喘着气,开始咬吻着我的耳垂。

  我端起她离开墙角,走向床边,她的屁股前后挺缩着,把我的鸡巴夹得更紧,
仿佛一个环箍着我的前端,房间里没有任何声音可以盖过她的叫喊。

  我伏在床边一把脱离她的身体,挺着鸡鸡看着这眼前的美女,她的身体在抖
动,两只大奶随着呼吸起伏着,张开的大腿间是她那黑黑的草原,那么茂密的阴
毛已经粘在一起,盖在洞口,红红的阴唇张合着,挤出一股股闪光的液体来。

  「哥……哥……我要啊……你要了我吧……给我……」她伸出双手作怀抱状,
我已经没有思想了,脑海里只有干死她的念头,趴下去将她的双推扛在肩膀上将
鸡巴对准洞口一挺而入。

  「啊……啊……我要……你再猛些……搞我……」她抓紧被面身体随着我的
动作迎合着。

  「你在车上怎么不拒绝啊?」我心里还是有点疑问的,对于陌生人的侵犯不
可能不拒绝。

  「哥……啊……哥……我被你摸了……啊……摸了后……啊……我就想被操
了……」她似唱着动听的歌。

  「你被你男朋友操过吗?」我边用劲边问。

  「啊……操过……啊……哥……我不行了啊……我第一次……给了他……他
就……没放过我……啊……我想被操啊……」

  「他……不能……啊……给我……高潮啊……几分钟就射了……啊……要我
……要我了……啊」

  「我的鸡巴粗吗?喜欢被我搞B吗?」我感觉有股热流已经开始在我小腹奔
腾了,我加快了速度,嘴里开始乱讲脏话了。

  「嗯……啊……你的粗……啊……好舒服啊……要了我……要了我啊……我
……我……」她几个我一说,突地一阵狂抖,腿夹得我的脖子让我窒息,我的膀
胱一阵收缩将鸡鸡一顿猛插,抖动着不停感觉尿了好多。她的腿无力的落在地上
我也象一条蹦上岸的鱼无力的喘着粗气,伏在她身上就是鞭子抽也不再想起来。

  后言:对于欣怡我不再说些什么,偶遇的激情是我没有想到的,作为色文,
里面有一些改动,但的确发生在车厢和旅馆里的性事。欣怡她是个性欲很强的女
孩,他的男友时间短暂每次都靠手淫才解决了温饱,所以我遇见她发生的故事也
就不奇怪了。我回老家也没有受阻,第二天就回来了至于欣怡后来在回来的时候
还去过几次医院,倒不是因为怀孕了,而是我们缠绵了几次。

               

不错!
楼主写的还是很形象真实的。
我也曾经有过卧铺车的经历,确实是很刺激的。
感谢楼主M是短了点还是公车的应该发在公交区的,写的是不错啊过程描写真实 生动
唯一的遗憾是稍微短了一点中国就是人多 车上挤得就有机会占便宜,楼主也被吓个饱了吧,还是小心点好。挺真实.看了感觉不错.生活中确实每天都在发生这样的事羡慕楼主的艳遇 不过感觉不是很真实~ 如果被别人发现就糗大了~~其实只要你有心 敢于挑战 到处都充满艳遇 当然女人肯定不会先挑逗你的 需要你自己把握先机我们相信女人也是和男人一样饥渴的 只是女人多少有些矜持 碍于面子他们就不好先捅破那层纸 俗话都说 男搞女 隔重山 女搞男 隔重纸 所以还需要广大男同胞们主动 当然有女的主动那就再好不过了 那你的幸福就来了写得还是非常真实,除了在车上那一段,如果在车上只是摸摸,然后到旅店再激情可能更好些。